山西之窗

文化山西:最早的诗歌与 《 诗经》中的晋

01月13日 11:25  山西之窗——综合

在古代文学作品中,最早涉及晋地人民社会生活的当推《击壤歌》与《南风歌》。然而能全面展现当时社会风貌的则是其后《诗经》中的《唐风》与《魏风》。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对后世产生了重大影响。《诗经》的内容反映了周朝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堪称周时的百科全书,同时也是反映当时晋地社会文化的一部真实史料。而在“十五国风”里,晋地就占有其二,成为后世考察西周到春秋时期晋文化风采,探寻晋人生活最早、最有力的依据。其中《唐风》和《魏风》19篇不仅反映了唐国和魏国的政治经济状况和民生、民情、民风,更保留了唐国和魏国独特的历史文化风貌。

《诗经》中的《魏风》之“魏”并非三家分晋后的魏国,而是在西周就已受封立国的魏国,在今山西芮城县境。唐,帝尧旧都,在《禹贡》冀州之域。周成王以唐地封弟叔虞,史称唐叔虞,后因南有晋水,改国号曰晋。“唐风”产生的地域,大约在今山西省晋南地区。

《诗经》中的《唐风》《魏风》,很多内容涉及三晋名物及晋人的生存状态,透露出晋地的自然生态状况。其最突出的特点是贴近生活,表现了以晋地为代表的周时期的社会风情。“风”是在民间流传的歌谣,更能表达当时人们的生活与愿望。《魏风》开篇的《葛履》是最古老的一篇缝衣曲,描写了缝衣女工之辛劳,寄托了她们的无限惆怅。在男耕女织的古代社会,采桑养蚕是女性生活的重要内容,又是女性走上田野、展示风采的时机。《十亩之间》就是一首采桑者之歌。歌中唱道:“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行与子还兮。”妇女采桑,且劳且歌,其乐融融。在《汾沮洳》中,也有对妇女采桑的描写,“彼汾一方,言采其桑”。通过对采桑的多方叙说,表现了她们热爱劳动、热爱生活的传统美德。类似的劳动场景还有像“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的伐木歌等等。

《魏风》和《唐风》所描述的多是劳动和生活场景,但其中也透露出社会的不公与黑暗,表现了劳动者的勤俭淳朴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园有桃》:“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心之忧之,其谁知之。”“心之忧之,聊以行国。”体现了“知识阶层”对自身生活状况的不满和对社会前景的担忧。《伐檀》中寓骂于笑的忍耐乐观,《硕鼠》里愤怒呼喊之中还要“适彼乐土”的殷殷期盼均表达了一种人生追求。《鸨羽》大呼“悠悠苍天,曷其有极”,反映出人们勇于突破束缚、向权威挑战的思想。《唐风》和《魏风》中还有一些作品描写美好的田园风光,表现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劳动的赞美,有的则歌颂爱情、婚姻和家庭,如《十亩之间》《椒聊》《绸缪》《无衣》等。

《诗经》中的《唐风》《魏风》不仅是我们了解先秦时期三晋地区社会生活、物产风貌的重要典籍,更是中国古代诗歌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光辉篇章。其现实主义的创作思想,大量运用赋、比、兴的表现手法,大胆清丽的语言风格等开创了中国诗歌发展的独特道路。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