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少谨侃茶: 普洱茶为何要洗两遍

05月21日 09:41  黄河新闻网

据考证,“洗茶”一词发源于北宋,原是茶叶采制过程用语,后延伸至品饮过程中。其实,第一泡茶的操作,主要是浸泡,有利于茶叶的舒展和茶汤的尽快浸出,其实就是“醒茶”,意即唤醒沉睡的茶叶,使品饮者尽快感到茶叶香味,而不单纯是为了洗去茶叶的不洁之物,有点像我们唱歌要有个“过门儿”一样,是个情绪酝酿的“药引子”。

喝乌龙茶通常是要洗一遍的,而普洱茶却要洗两遍,除了洗去普洱茶在存放和运输中会有灰尘等不洁之物,还有“醒茶”作用,再者当品饮者的面来冲泡,也是对客人的礼貌和尊重,至少给人以心理卫生。

无论哪种说法的正确与否,我们不必去更多考究;只要是洗,就会让我们的兴奋点出现转移,尤其是上好的普洱历经15泡甚至更多泡数仍有陈韵,更是让人难以停留在就普洱而普洱上。

普洱茶的这一特性,让人联想到有这么一种人,刚一接触似乎平淡无奇,但时间久了便觉得有一种“淘尽沙尘始见金”的功效,便感到这种人的陈年神韵;道德高尚、人性善美、助人为乐、谈吐幽默,能把自身的快乐与幸福建立在他周围的人快乐与幸福的基础上,实在是德馨犹如醍醐灌顶,能够终生相处。

邹家驹先生在他的《漫话普洱茶》一书中写道:“普洱茶像一个质感的人,乍看也许不怎样,越品越有味,越品越有层次感。蹉跎岁月转化出来的不只是物质,还有物质里的精神” ,诚然也。品茶其实也是在品味人生,品味生活中的人和事,是一种岁月的味道。

理解邹先生“普洱茶像一个质感的人”,我觉得有两点非常重要,一要具备大丈夫的智力,二要有一颗婴儿的心。这个“人”又是一个“三大”的人,就是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大象无形。

有人说,玩普洱茶要具备酷爱、资金、房间、闲功夫等等几个条件。我则属于那种手中无茶而心中有茶的人,是以普洱茶来品人生,自然品的是一种岁月的味道。

说普洱,望普洱,探普洱,相比之下,绿茶倒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了——尽管视觉冲击力强,却三四泡下来,便“茶淡不如水、人穷不如鬼”了。如果说,绿茶是一条欢快跳跃的小溪的话,那么普洱茶就是一座沉默无语的大山,不事张扬,却蕴含无尽宝藏;如果说,茉莉花茶是依靠茉莉花香来招蜂惹蝶的话,那么外表粗犷的普洱茶就是充满了大气磅礴不拘小节的风范。

我爱普洱,爱她的质感质朴,爱她的历久弥珍,以下一首小诗也许能够体现我的胸臆:

一杯普洱在手,

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友;

一杯普洱递友,

心与心在交流;

一杯普洱入口,

拷问人间啥叫个愁;

一杯普洱下喉,

陈韵弥漫通体游走;

闪过普洱的念头,

梦想把人生悟透……

喝一回普洱茶,

直喝得夕阳西下;

喝一回普洱茶,

找寻你我心灵的家;

喝一回普洱茶,

品味世上酸甜苦辣;

喝一回普洱茶,

绿荫中浮现古道茶马;

喝一回普洱茶,

茶文化的底蕴在这里拓展天涯……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