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三晋史话:范雎为何弃魏入秦?

08月12日 09:14  山西之窗——综合

范雎,魏大梁人,后化名张禄。随魏国须贾出使齐国。齐襄王很赏识范雎的口才,赐给他“金十斤及牛酒,雎辞谢不敢受”。还让人私下请他留下当齐国的客卿,也被范雎婉言谢绝了。但是,须贾却由此疑心范雎私通齐国,回到魏国以后就把此事报告给相国魏齐。魏齐大怒,当众审问范雎,范雎难辩,被打得“折肋折齿”,眼见着要断气了。魏齐还指着他骂:“你这个奸贼,死得正好,也好给别人当个样子!”并叫手下人用破席把他裹起来,扔在厕所里;让宾客们往他身上撒尿,叫他死了也不能当个干净鬼。

天黑下来以后,范雎慢慢苏醒过来,见还有一个下人在那看守,就对他说:“我活是活不成了,可我家里还有几两金子,你要是能让我死在家里;我就把金子全给你。”那个下人贪图小利,就利用晚上人少,把范雎背回家去,并向魏齐报告说范雎让野狗吃了。范雎不敢在自己家里多住,赶快藏到朋友郑安平那里,伤好以后又隐藏到山里,从此化名张禄而不叫范雎了。有一次秦国的使臣王稽到魏国来,向郑安平问魏国有没有头等人才,郑安平就让范雎私下里和王稽见了面,两人谈了半宿,真有点相见很晚,并约定五天之后在边界上会面,王稽把范雎藏在车中带走。没有想到车到秦国湖关的时候,正碰上秦国国相、穰侯魏冉搜查。魏冉直朝车上看,说:“你在魏国没把他们的门客带来吧?这些人耍嘴皮混饭吃,没有一点用处!”王稽连忙摇头掩盖了过去。

范雎到了秦国以后,设法见到了秦昭王,秦昭王向他请教治国大计。范雎说:“我在山东时只听说过有孟尝君,没听说过有齐王;来秦国后,只听说过有太后、穰侯、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没听见说秦王。当初齐国的崔杼把持大权,把齐庄公杀了。如今穰侯权力很大,大王非常孤立,我真替大王担心!”一席话提醒了秦昭襄王,很快把太后、穰侯一伙驱逐出去,并拜范雎为丞相,把应地封给他,故又称应侯。范雎也尽力扶持秦昭王,在内政上提出“有功者不得不赏,有能者不得不用”,把太后、穰侯的余党华阳君、高陵君、泾阳君削夺了权力。在外交上提出“远交近攻”的战略,先取对秦为“心腹之病”的韩国,再用反间计使赵国的赵括取代廉颇,长平之战坑杀赵国40万降卒。

非常有趣的是魏国并不知张禄就是范雎,以至演出了一场“赠梯袍”的滑稽戏。当魏国听说秦国将来进攻,而秦相张禄是魏国人时,忙派须贾去秦国张禄处求情,请对“父母之邦”留点情面。须贾到了秦都咸阳,张禄就换了一身破衣求见,并谎称在咸阳给人家当下人。本来当年迫害范雎,须贾是怕其超过自己,这时反倒表示出宽宏大度。并说:“范叔贫苦到这个地步,我真替老朋友难受!”不但热情招待他吃饭,还送给一件茧绸“绨袍”。谁知等到须贾费尽周折,见到张禄时,才猛然醒悟,张禄就是范雎!范雎历数他迫害自己的罪状,须贾吓得连磕响头,恳求饶命。范雎说,本来要把你砍头,看在你赠我一件绨袍,还有点人味儿,就饶了你的性命吧!秦国非要魏国把魏齐的脑袋送来不可,魏齐吓得逃往赵国去了。

范雎之所以背魏投秦,完全是魏国须贾的妒贤嫉能造成的。范雎作为须贾的随从出使齐国,受到齐王的青睐和赏赐,本是国际交往中常见之事。但须贾却疑其与齐国私通,并报告给魏相魏齐,而魏齐不问青红皂白,对范雎施加酷刑,打昏之后还让人往其身上撒尿。范雎受此奇耻大辱,万不得已而逃往秦国,其报复之心是情理之中的事。果然,当范雎受到秦昭王的赏识;并受到重用当上相国后,就提出“远交近攻”的战略,把战争引向了山东诸国。他先伐韩国,再攻赵国,仅长平一战就大伤赵国元气;在这里,范雎固然站在秦国的立场上,忠于王事,为国建功,但也夹杂着其个人恩怨。他不仅对出使秦国的魏国须贾百般羞辱,还要魏国交出魏齐人头才肯罢兵,就说明了这一点。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