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三晋史话:山西历史上的八个兵家必争之地

09月12日 08:48  山西之窗——综合

山西地处太行之西,关山险固,易守难攻,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春秋战国起,这里发生过一系列的著名战役,构成了山西历史的重要内容。

一、太行山

太行山是山西省和河北省的天然分界线。从春秋战国一直到明清的两千多年中,尽管朝代一再变换,但太行山的险要地位一直未变。太行山的南部的天井关。因群山环绕,道路狭窄,是从山西南下中原的必经之地,谁占据了它,进则可攻,退则可守,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公元前22年,函谷关以东发了大水,汉成帝下了一道命令:凡是进入天井关附近的流民,都不可让他们在那里久留,以免流民依据天井关的险要地势反叛汉朝。

公元899年,朱全忠(五代后梁的第一个皇帝)攻克唐朝的泽、潞二州,唐朝河东帅李克用派李嗣昭去争夺,由于先拿下天井关,潞州守将闻风而逃。三年后,朱全忠又在河东攻击李克用,由天井关折问昂车关(今武乡县境内),一举攻陷了泽州。

二、“与天为党”——上党郡

上党郡在今长治一带。因为这一地区地势极高,“与天为党”,因此称为“上党”。这里,东据太行南麓,西临霍山、太岳,南连晋城、洛阳,北连左权、太原,有沁河、漳河流经境内,所以是兵家必争之地。战国时著名思想家荀况曾说过:“韩、赵二国相邻,赵国却很难把韩国怎么样,原因就是韩国占据着上党”。

公元369年,前燕大将皇甫真曾对他的主子慕容(日韦)说:“前秦的符坚有夺取上党的打算,我们应当加强对洛阳、太原、壶关的防守。特别要防守好壶关,切不可掉以轻心”,慕容(日韦)不听。结果让符坚先攻破壶关,控制住了上党,最后灭亡了前燕。

唐建中二年(781年),有个叫田悦的人反叛唐朝,有人劝他:“只要有一万人在上党阻止住朝廷从西面派来的军队,那么黄河以北的二十四个州就都是你的了”,田悦不相信。结果,后来河东节度使马燧和昭义节度使李抱真共同攻入上党,东下壶关,终于歼灭了田悦叛军。

三、古平阳——临汾

临汾古称平阳,位于汾河下游。这里东连上党,西临黄河,南通汴(开封)洛(洛阳),北阻太原,自古以来就是襟带河汾(黄河、汾河)、翼蔽关洛(潼关和洛阳)的军事要地。

西晋发生内乱时,刘渊乘乱占据了临汾,自称是尧的后代,晋朝派刘琨去讨伐刘渊,结果大败而回。从此,刘渊父子气焰嚣张,以临汾为基地四处抢掠,扰乱了整个中原。整个晋代及十六国时期,临汾一直兵连祸结,为争夺临汾付出极大代价,到了南北朝时期,这里的战事就更为激烈。

四、晋陕之间的古渡口——龙门

龙门,就是禹门口,是黄河的重要古渡口,传说是大禹治水时开凿。

公元396年,后秦的姚兴攻取河东,西燕河东太守柳恭在黄河边上把守,使姚兴无法渡河。后来,姚兴的部将薛疆引兵偷偷渡过龙门,进入蒲坂,终于迫使柳恭投降。

公元619年,刘武周逼近绛州,攻陷龙门,李世民奉命去讨伐刘武周,从龙门踏着坚冰过黄河,把刘武周的军队歼灭在这里。

五、北方重镇——大同

大同又称平城、云州、两京和凤凰城,地处雁北大同盆地西北部。北扼阴山,南控太行和太原,东连上谷(河北易县),西面以黄河为界挟内外长城。这里是晋、冀、蒙交通要道,是我国北方的重镇。历史上北面的敌人入侵,多从大同突入。

汉朝为了防御匈奴入侵,在这里设置都县,派兵防守。

西晋永嘉年间(307——313年),拓跋猗卢得到了大同一带,力量一年比一年强,终于在大同建立了北魏的国都;北魏末年,内蒙五原、武川一带发生叛乱,北魏放弃大同,把国都迁往河南,不久北魏就灭亡了。

六、“天下之脊”——恒山

北岳恒山,又名常山,主峰位于山西浑源县境内。恒山山势陡峻,谷大沟深,道路崎岖,关隘险要;内长城从山上蜿蜒而过,宁武、雁门、平型、飞狐、倒马等关隘连环相望,易守难攻,自古以来被称作“天下之脊”。

春秋时,赵简子有一次对他的儿子们说:我在常山藏着宝符,你们中的哪一个人能取回来?”几个儿了都去寻找,结果都空着手回来说找不到,只有一个儿子说他找到了。赵简子让他拿出来,他说:“儿在常山站在高处俯视代国,发现只要用很少的兵力就可以攻下代国。”一句话说出了恒山战略地位的重要。正因为恒山如此重要,所以历代统治者都在这里凿路治关,驻扎重兵。

七、全晋咽喉——雁门关

雁门关地处山西代县北部,是长城的要口之一。这里北临大同,南抵太原,西接宁武、偏关,东连紫荆关,可直达北京及华北平原,历史上对它有“咽喉全晋,势控中原”的说法。历史上,每当大同、太原有警报或宁武、偏关有敌人,雁门关总是来敌必犯之地。如果雁门关失守,敌人就可以向东向南大举进犯。它不仅关系到山西的安危,而且常常影响到北京和河北地区的防务。因而从战国时的赵国开始,直到以后的汉、晋、唐、宋、明各个朝代,都对雁门关的军事地位十分重视,在这里筑城设防。派雄兵强将把守。

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曾封韩王信为代王驻守马邑,以防匈奴入侵。汉高祖六年(公元前 201年),匈奴果然南侵汉朝边疆,围攻马邑(今朔州)。韩王信投降匈奴,并引匈奴南克雁门,汉将樊哙奉命去讨伐,好不容易才把雁门关夺回来。东汉建安以后,由于朝廷失去对全国的控制,羌人乘机侵扰雁门,致使北方地区沦为荒塞。

公元1458年,瓦刺军进犯大同,曾南下雁门,占领忻州和代州,明英宗急令颜彪、冯宗往雁门关方向袭击,瓦刺军才被迫退却;1540年瓦利军又从白泉口进入宁武、雁门,击败明朝守将,南面侵犯到平遥、离石一带,东面侵犯到平定、寿阳一带。正因为雁门如此重要,明朝把它视为巨防,大加修缮,使之与宁武、偏关联成一个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统称为山西三关。

八、中原北门、河东根本——太原

山西崇山峻岭比比皆是,唯有汾河两岸形成一大片平原,所以古人曾把汾河流域都泛称为太原,只是到了战国后期,才专指今天的太原地区。太原地区东有恒山、太行之险,西有汾河、黄河之固,地处“中原北门”,被古人称为“河东之根本”。

隋朝时期,突厥已经在北方强大起来。为了巩固北部边防,杨坚封他的二儿子杨广为晋王,驻守晋阳。隋末各地纷纷作乱,隋炀帝杨广派李渊任太原留守,不想李渊利用太原的有利条件,招兵买马,终于推翻了隋朝,建立了唐朝。因为晋阳是李渊发迹的基地,因而在唐朝统治的270多年中,规模宏大的晋阳城始终是北方最重要的城市,这座名城后来虽然被宋朝烧毁了,但新建的太原城仍然是北方的重镇。

评论(1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