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三晋大地历史多 听听山西与“一带一路”的故事

06月07日 15:14 

山西与“一带一路”

●从发展脉络看,山西早在3000年前的先秦时期就是“玉石之路”的中转基地,又是“丝绸之路”的东源地和晋商开拓的万里国际“茶叶之路”的重要基地。

●历史上,山西不仅养蚕织丝,而且发达的棉纺织业、潞绸业、颜料业对丝绸之路的繁盛起了重要作用。

●明末到清,陆上丝路渐趋沉寂,海上丝绸之路时断时兴,代之而兴的是以晋商为主体的“万里茶道”。

●山西自古就是民族交融和中外交流的重要地区,在古代丝绸之路的发展变迁中扮演过重要角色,今天仍发挥着中国大陆承东启西的物流枢纽职能。

山西表里山河的独特地理形势、绵延不绝的历史文化传承、人才辈出的雄壮历史画卷,深刻主导、几度引领、数次撬动了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进程。其中,在陆上“丝绸之路”、万里茶道的形成发展中,在促进东西方经贸、文化、艺术交流融合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枢纽作用。

山西是丝绸之路的重要源头,“玉石之路”的中转基地

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往往有着内在的联系。从发展脉络看,由于山西处于中原农耕文明与草原游牧文明的连接地带,早在3000年前的先秦时期就是“玉石之路”的中转基地,其后历两汉魏晋隋唐到明清,又是“丝绸之路”的东源地和晋商开拓的万里国际“茶叶之路”的重要基地。

新石器晚期出土的玉石证实,先秦时期于阗(今新疆和田)制作的玉器就曾转运中原。和田玉的东传路线是:从和田到吐鲁番,北上经新疆北部,到今甘肃、内蒙古,再南至宁夏,向东过山西雁门关、河北南部至安阳。

汉唐之际,河东经济文化发达,对外交往频繁。唐代晋阳成为北都,在并、浩、介、石四州建有专供外商生活居住的“贾胡堡”。在灵石发掘的罗马梯拜流斯至安敦皇帝时的十六枚古铜币,在太原唐墓发现的大量古罗马金币,显然是由外商沿丝路携入山西的。

西辽帝国创建者耶律大石西征时,统率的汉军,多有并汾人,在那里落户成家。到元朝,山西仍是丝绸之路的重地。马可·波罗在游记中盛赞太原商业繁盛:“都城甚壮丽,与国同名,工商颇盛……其地种植不少最美之葡萄园,酿葡萄酒甚饶。契丹全境只有此地出产葡萄酒,亦种丝养蚕,产丝甚多。”

清代山西人“走西口”,也与丝绸之路有关。忻州至今流传“东口到西口,喇嘛庙到包头”的民谣。在新疆白玉河畔巨石上,至今留有“大清道光二十二年山西忻州王有德在此苦难”。在河西走廊,由于忻、代帮商人众多,还建造了1.2万平方米的山西会馆。从考古发掘和文献不难看出玉石之路——丝绸之路——茶叶之路的演变轨迹。

山西是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东西方文化融合的重要节点

历史上,山西不仅养蚕织丝,而且发达的棉纺织业、潞绸业、颜料业对丝绸之路的繁盛起了重要作用。夏县西阴村嫘祖庙和蚕茧化石证明山西养蚕织丝,堪为丝路之源。

丝绸之路在不同朝代的起点是不同的。汉唐时期无疑是长安、洛阳,但在汉、唐间的魏晋北朝就另当别论。魏晋时期,山西曾是丝绸之路的中心,特别是北朝,山西是丝绸之路的中心和枢纽。北魏定都平城近一个世纪(97年),大同成为丝绸之路的东端。当时,东西方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有两座中心城市,西有罗马,东有平城,繁盛了一个世纪,影响数百年。

东魏和北齐时,晋阳是北方军政中心,“齐氏别都”“霸业所在”。北齐八帝,有四帝在晋阳即位。当时胡商辐辏,晋阳成为丝路东端之枢纽。

唐宋是中国纺织史上辉煌的时代,无论是种类、数量、质量,还是织染技术都有很大提高,产品分丝织品、麻织品和毛织品三大种类。开元二十五年(737年),从河东道征调麻布之地有18州,并分为九等,其中,晋州为二等,绛州为三等,泽、潞、沁州为四等,并州、汾州为五等。唐代中西商道有七条,“其三曰夏州,塞外通大同云中道;四曰中受降城,入回鹘道。”夏州在今陕西横山县西,中受降城即今呼和浩特市。两条商路均从晋北沿丝绸之路通往大漠南北、新疆、中亚。金代在真定、平阳、太原等处设绫锦院,其中平阳、太原所产绿卷子布由于质量好成为贡品。

北魏、北齐时期,亚洲各国和地中海诸国的使团和商旅曾云集太原、大同。“平城事实上成为丝绸之路的东端”,奠定了盛唐时期丝路辉煌的根基。

晋商开拓的“万里茶道”,既是丝绸之路的延续,又是贯通中俄中欧的国际通道

明末到清,由于地理大发现和西方海外殖民市场的开拓和掠夺,陆上丝路渐趋沉寂,海上丝绸之路时断时兴,代之而兴的是以晋商为主体的“万里茶道”。俄国学者在《远东俄中经济关系》中讲:“在19世纪中叶前的恰克图贸易中,中国方面为山西商人所独占。”

“万里茶道”发端于明后期,兴盛于清中期,贯通蒙古、俄罗斯、欧洲和中亚各国,途经235个城镇,总长1.3万余公里,是继汉唐“丝绸之路”之后的又一条连接欧亚大陆的陆上国际通道。随着1728年《中俄恰克图条约》的签订,恰克图市场在清代乾隆中期进入鼎盛,繁荣200多年。这里成为中俄两国贸易的重要枢纽,造就了以“晋帮”商人为主、“京津帮”为辅,总数达50余万人的旅蒙商集团。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尽管由于清政府腐败,国弱商难保,但晋商开拓的“万里茶道”在中俄、中欧贸易史上仍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十九世纪,中俄双方的出口商品随市场和消费需求发生变化。恰克图的中俄贸易达到了顶峰,中国成为俄国在亚洲的最大市场。恰克图市场的繁荣,极大地促进了内地种植茶业的发展,带动了国内外交通运输业的兴盛,推动了国内外许多城市、集镇的繁荣和人口的流动。习近平总书记出访俄罗斯时再次强调:“继17世纪的‘万里茶道’之后,中俄油气管道成为联通两国新的世纪动脉。”

由上可见,山西与“丝绸之路”关系密切。在5000余年的中西文明交通史上,山西对丝绸之路的兴盛发挥过重要的枢纽作用,特别是魏晋北齐时期,大同、晋阳成为东西方经贸、文化、艺术交流的中心。北魏定都平城后,有大批的中亚使节、商旅、僧人往返于丝绸之路与平城之间。

山西是亚欧大陆桥的重要陆路枢纽,融入“一带一路”具有独特的地理优势和便利条件

山西自古就是民族交融和中外交流的重要地区,在古代丝绸之路的发展变迁中扮演过重要角色,今天仍发挥着中国大陆承东启西的物流枢纽职能。据《中国城市流通竞争力报告(2014年—2015年)》,太原由于具有独特的地理区位优势,商流辐射力在中国33个城市中排名第一。

在积极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山西具有重要的区位物流优势。山西是中国重要的能源基地,具有独特的能源优势,在产业基础、交通设施、装备制造和能源材料方面拥有良好的发展基础和后发优势。山西省会太原地处能源大省山西中轴,全国能源运输要依托太原较为先进的基础设施,独特的产业结构促使太原物流辐射力不断提升,其货运量区位商居中部地区省会城市第2位、全国第10位。

山西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的经贸、文化交流与合作有一定的基础,山西品牌中华行、山西丝路品牌行已经走先一步。改革开放后,山西的对外贸易增长很快。2013年有30个国家与山西有贸易往来,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达27.63亿美元,占全省贸易总额的17%。特别是近两年开展的“丝路品牌行”,作为山西开放的新名片,已在俄罗斯、蒙古、匈牙利、意大利等国产生了重大影响。此外,山西拥有得天独厚的文化旅游资源优势,源远流长的法治文化、博大精深的廉政文化、光耀千秋的红色文化和诚信创新的晋商文化,这些都将在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重要的媒介作用。

把山西打造成连接“丝绸之路经济带”与“京津冀协同发展”两大国家战略的重要枢纽,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山西将以开放合作为主线,以重大项目为载体,坚持“走出去”和“引进来”相结合,逐步发展成为高端装备制造业基地、人文旅游休闲地、全国清洁能源生产与技术创新示范引领地。(来源:山西日报)

(李中元 作者为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党组书记、院长)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