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三晋史话:北汉丢尽国人颜面的“侄皇帝”刘崇

10月01日 16:46  山西之窗——综合

北汉是“五代十国”时期的十个国家之一,刘崇便是这个国家的开国皇帝,在位约三年多的时间。

刘崇是何人?

刘崇(公元895至公元954年),原名崇彦,后改为崇,后汉并州晋阳人,是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弟弟。刘崇家世贫寒,不学无术,是一个市井无赖。他嗜酒嗜赌如命,穷愁潦倒,无以生计,遂投军为兵卒。天福六年(公元941),其兄刘知远为北京(太原)留守、河东节度使时,遂推荐他做了河东步军都指挥。天福十二年,刘知远在太原称帝建立后汉,后赴开封建都,以刘崇为北京(太原)留守,加同平章事。

郭威建立后周

乾佑元年(948年),刘知远突然去世,隐帝刘承佑即位,后汉大权落入枢密使郭威之手。刘崇与郭威一向不和,便问判官郑珙怎么办?郑珙献计说:“朝廷肯定要出事,晋阳兵强马壮,地形险固,十州赋税,足以自给。你是宗室,现在不作准备,将来一定会受制于郭威。”至此,刘崇停止上交赋税,搜罗人才,招兵买马,图谋待举。

乾佑三年(公元950年),郭威率兵突袭后汉都城开封,城破之日,隐帝被弑。以郭威之意,此举便要夺位称帝。但是,他很快发现隐帝虽死,后汉大臣们并没有立即拥戴自己的意思。他害怕刘崇出兵晋阳讨伐自己,遂假意与太后商量,立刘崇的儿子刘赟为帝,并立即派宰相冯道迎接刘崇之子于徐州。时人对郭威的伎俩都看得非常清楚,这不过是稳住刘崇不要起兵的缓兵之计,绝非郭威本意。然而,无知昏愦利令智昏的刘崇,却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儿子当皇帝,今后还怕什么?遂停止出兵,并派人前往开封。

郭威见到刘崇的使者,得知刘崇果然中计没有出兵,便欺骗刘崇的使者说:“我出身低贱,脖子上还黥了飞雀,自古那有雕青天子,请你家将军不要怀疑我。”这番没人相信的鬼话,刘崇听后非常相信,高兴异常。太原少尹李骧劝谏说道:“郭威出兵弑帝,决不会甘心屈居人下,甘为人臣,更不会立刘氏后代当皇帝。”那知糊涂的刘崇竟大骂李骧道:“你这腐儒,竟敢离间我父子。”遂命令左右把李骧拉出去杀掉,并派人把此事告诉郭威,以示坦诚。

岂知未过数月,郭威即杀掉刘赟,称帝开封,建立后周,刘崇至此方大梦初醒,深悔没有听信李骧之言,然而,良机已失,儿子已死,悔又何用?

晋阳为都,建立北汉

儿子被杀后,刘崇恼羞成怒,在郭威称帝的同时,也在晋阳(今山西太原)自立为帝。为了表明他是后汉皇位的真正继承者,刘崇建立的政权国号仍称汉,仍使用乾祐年号,史称北汉。此后,北汉与后周在军事上长期对峙。刘崇虽然称帝,但疆域面积小,地狭民少,地瘠民贫,国力微弱,不能与占据中原地区的后周政权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刘崇决定效仿石敬瑭当年的做法,借助契丹力量对抗后周。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侄皇帝”

当时,辽(契丹)正处于上升时期,国力雄厚,且对中原虎视眈眈。有奶便是娘。刘崇称帝后,立即派人向辽主献媚,表示愿按照后晋与契丹的先例两国交好。辽主也想利用北汉与后周的矛盾从中渔利。于是,辽世宗耶律阮提出与刘崇“约为父子之国”,并要求北汉“岁输钱十万缗”以上。钱的问题好办,刘崇一口就答应下来,只是鉴于石敬瑭做“儿皇帝”早已声名狼藉,所以死活不肯与辽“约为父子之国”。为了区别于“儿皇帝”,刘崇提出约为叔侄,对辽主“以叔父事之”,称“侄皇帝”,复函也称“侄皇帝致书于叔天授皇帝”。

乾祐四年(951)七月,辽世宗正式册立刘崇为“大汉神武皇帝”,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侄皇帝”由此诞生,北汉与辽的依附关系也正式建立。

忧病而死

显德元年(954年),郭威卒,柴荣即位,史称周世宗。刘崇以为报仇时机已到,乞得契丹骑兵一万,自带汉兵轻骑三万,攻伐潞州向后周宣战。初战之时尚获小胜,兵临潞州城下。三个月之后,战况急转直下,前锋勇将张元徽兵败被杀,汉军顿时大乱。刘崇慌不择路率十余骑进归太原。周世宗则乘胜追击,直趋晋阳城下。后来周兵虽撤走,但是裹胁迁走北汉臣民十余万于河南,使北汉政权的兵源和粮源发生很大的困难。第二年十一月,刘崇忧病而死。

北汉开国皇帝刘崇,刚愎自用,昏愦无能,既无率兵之能力,更无称帝之德才。而且,乞求契丹为援,大损国人颜面。他的垮台是必然的,他所建立的北汉,亦是偏于晋中一隅,终究难与兵广将强,人才济济的后周匹敌。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