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少谨侃茶:瞧那茶与水的主配角哟……

12月26日 08:46  黄河新闻网

无论是古人的吃茶还是今人的喝茶,也不管古人的煎煮还是今人的浸泡,都是要将茶溶于水,在茶汤中感知茶之香、茶之味。显然,茶是主角,水是辅助性的,是配角;但水的质量又是苛求的,对主角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陆羽在《茶经》中论煮茶方法时认为:“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 我们不敢奢望拿山泉水来泡茶,至少可以用高度净化的自来水配以纯净水来泡,决然别拿自来水去泡。

用上等的水来泡茶,有利于衬托茶的香气和滋味,但对于现代人来说,已然是可望难以求了;如果用高度净化的自来水或是以纯净水来泡茶,我们在品饮茶时,几乎不会感到水的存在,只会感到茶的香气、滋味、汤色、叶底(当然,感到水气十足时也就不叫品茶了);如果纯粹用自来水来泡的话,自来水中的漂白粉味儿就会让茶(哪怕是再好的茶)大打折扣甚至可惜了好茶。

这也犹如在制作茉莉花茶的时候,开始是用玉兰花来打底的,主要功效是为了衬托茉莉花的花香,但玉兰花过多,喧宾夺主,就会让“兰味儿”太重,最终影响了茉莉花茶的质量。

为此,不管怎么说,茶与水的关系是主配角关系,这是非常明确的。如果本末倒置,找不准位置,势必会带来不适的亦或是尴尬的后果。

多年以前,朱时茂和陈佩斯表演的小品《主角与配角》征服了亿万观众,极度夸张的表演至今让人捧腹。美国著名作家斯蒂芬.金靠一部《肖申克的救赎》蜚声文坛。谈到自己的写作经验时,他原来仅仅是一个“小桌子理论”:他写作时只需一张酷似学生桌模样的小桌子,一平方米大小,一盏台灯足以照亮桌面稿纸或者电脑摆在上面,这就是全部条件。成功之后的他换了一张单人床一般大的书桌,胡桃木材质,但很快又宣告放弃,原因是他在这张书桌旁灵感全无,桌子上的小玩意儿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于是他的写作习惯又回归到原来的状态上。

也许,那被台灯照亮的小桌子和稿纸或者电脑,就是上等的水或是高度净化的自来水或是以纯净水,泡出的是他突至的灵感,飞扬的激情,泉涌的文思;而那桌子上的小玩意儿就是一种影响主旋律的——漂白粉味儿!

在新闻界,也有不少记者把自己的主观感受加进去。采访一位人物,不是最大限度地让读者或观众了解被采访者,或者把自己摆进去也不是衬托被采访者,而是非常自恋地用过多的笔墨或镜头表现了自己,造成了主配角的错位;采访一个事件,自己主观臆断,自命不凡,就当仁不让地把自己说成了“就连见多识广的记者也……”

读到这里,您不觉得又一阵漂白粉味儿袭来吗?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