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三晋史话:“靠嘴吃饭”的张仪

11月21日 16:48  山西之窗——综合

张仪,魏国贵族后代,与苏秦同拜鬼谷子为师。苏秦自知才智不如张仪,然而张仪周游列国却得不到赏识,就有心帮这师兄弟一把。正好,张仪在楚国受到了毒打,原来楚国令尹即国相昭阳一次和客人在家喝酒,客人听说楚王把有名的和氏璧赏给他,就请他拿出来让大家看一看,不想看来看去弄丢了。事后,昭阳怀疑在他那做客的张仪是小偷,就叫人用皮鞭子拷打他,直到快打死了才送他回家。张仪之妻哭着埋怨他,他却笑呵呵地问:“瞧瞧我的舌头还在吗?”其妻说:“这时候还逗乐,舌头当然还长着。”张仪说:“只要舌头还在,我就不怕。”说明他对自己的口舌之才是很自负的。

苏秦得知此事,决定使用激将法,再羞辱他一下,使其到秦国去大展宏图。果然,张仪听说苏秦在赵国当了相国,就去投奔他以找个出身。张仪到了赵国求见苏秦,谁知等了好几天,请人通报了许多次,苏秦就是躲着不接见他,直到他准备走了才答应见他。他满以为苏秦这位师兄弟会好好招待他,可是苏秦只让他站在台阶下等着,吃饭也只给点青菜糙米,而苏秦却端然坐在大堂上,满桌子山珍海味。张仪气愤地说:“我老远地来投奔你,你一点师兄弟的情义也不讲。”苏秦说:“你穷困到这个地步,我倒是想把你推荐给赵王,就怕你连累了我。”张仪说:“大丈夫要得富贵,靠自个干,难道非叫你推荐不成?”说着气呼呼地离开了赵国。

苏秦又暗中派人把张仪送到秦国,并用金钱为其铺路,很快受到秦惠文王的重用,把张仪拜为客卿。当时正是战国纵横活动时期,所谓纵为合纵,即“合众弱以攻一强”,合齐、楚、燕、韩、赵、魏攻打强秦;所谓横即为连横,即“事一强以攻众弱”,以强秦去攻打山东六国。这时的苏秦,身佩六国相印,成为合纵活动的合纵长;而张仪却维护强秦的利益,采取离散六国的策略,成为连横活动的领袖人物。公元前333年,苏秦倡导齐、楚、燕、韩、赵、魏在洹水结盟,秦惠文王就感到害怕,张仪立即献上连横之策:“六国新近订了盟约,一下子是拆不散的。不如下功夫去联络其中的几国,使之互相猜疑,还怕合纵不散吗?”

秦惠文王听从张仪的连横之计,就让他去搞连横。秦国先把从魏国抢夺的城邑还给了魏国,魏国便和秦国开始了和好,秦惠文王又把女儿许配给燕国的太子。燕国也从合纵阵营中退了出来。赵王对此非常着急,责备苏秦说:你倡导六国合纵抗秦,如今不到一年就失去魏、燕两国,这合纵活动还靠得住吗?”苏秦只好再摇唇鼓舌,去联络六国,但以后也没有多大的作用。后来张仪又以300公里土地的许诺,骗得楚怀王和六国中最大的齐国绝交,最后只答应给楚国3公里土地。当时楚国的三闾大夫屈原就指出:“张仪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千万别上他的当!”以后张仪又先后到赵国、燕国、齐国,凭着三寸不烂之舌,连吓唬带拉拢,终于把合纵阵营拆散了,而他也当上了秦国的国相。

不过,当时的合纵、连横,只是纵横家取得富贵的一种手段,并不是以一贯之的主张。当初,苏秦使用激将法把张仪逼走,是指望张仪掌握秦国大权而不进攻赵国。所以,当张仪到了秦国向护送他的赵国贾舍人表示感谢时,贾舍人就向他透露了苏秦使用激将法助其成功的真相。张仪说:“我自以为聪明、机警,想不到一直被蒙在鼓里。我哪里比得上苏秦啊!请你回去替我道谢。只要他在一天,我就不让秦国攻打赵国。”后来,惠文王死去,秦武王即位,不再用张仪,张仪只好跑回魏国,魏王让他当了国相。当初受了张仪的骗而同秦国和好的齐宣王很恨张仪,发兵来打魏都大梁。张仪又派人游说齐宣王,说齐、魏开战,秦国正好乘机去攻韩国,侵犯成周。齐宣王赶紧把军队撤了回去,而张仪也更加受到魏国的信任。

张仪是战国时期的纵横家,以摇唇鼓舌,骗取功名为业,本身并没什么爱国心、责任感。在秦与山东六国的对垒中,也没有显明的政治立场,开始也只是想在师兄弟苏秦帮助下,在赵国找个差事干干。但深知张仪之才的苏秦,一是为师兄弟前途考虑。二是把张仪当做政治筹码,以激将计把张仪激到了秦国。而对赵国心存怨恨的张仪,一到六国强敌的秦国,就向秦王献上离散合纵之计,并亲自到六国之间活动,拆散他们对秦国的一致行动。虽然张仪后来明白了苏秦的苦心,对赵国始终留点情面,但对山东六国的敌对态度总的没变。正是在张仪等人的分化瓦解下,山东六国虽然占绝对优势,但最终逃不了被秦国灭亡的命运。这里当然有天下分合的趋势所在,但人才作用也是明显的。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