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文化山西:山西人,你可知道故乡曾经如此辉煌!(下)

07月26日 15:25  山西之窗——综合

山西人:美女如云,德才兼备

中国四大古典美人,山西就出了两个。貂蝉,《三国演义》中吕布戏貂蝉的故事家喻户晓,在民间故事中她是“人中之杰,女中之英”,“不惜万金躯,何惧险象生”。在连环计里,她让董卓吕布父子反目成仇,董卓为吕布所杀。功成之后,曹操故伎重演,将貂蝉赐予关羽,貂蝉为了不连累刘备三兄弟,自己扑剑身亡。既然是民间的传说,就完全不同于正史的价值判断。这里所演绎的貂蝉,颇有些值得玩味的地方,让人荡气回肠。它至少说明山西人对女性的理解和宽容。民间传说中所描写的主人公,极尽夸张之能事,貂蝉和吕布被描述成了天仙佳偶。据说在貂蝉出生之后,她家乡的桃杏树千百年来就没有开过花。传说貂蝉是忻州人,而吕布是定襄人。以后有了一句话——“忻州无好女,定襄无好男”,都是因为他们二人的缘故。

晋武帝时期,一位中国书法史上承前启后的女性在山西禹都故地出现了,她就是卫夫人。这位在诗礼悠扬的文化沃土上成长起来的女性,一直被奉为中国书法界中的“女神”。钟繇不无尊崇地称她的书法为“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唐代韦续则说“卫夫人书,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又若红莲印水,碧冶浮霞”。其书法清宛灵动,妩媚娇柔从这些评论中可见一斑。同时,她还著有《笔阵图》一卷,全面深入总结有关书法理论,具有独到的见解。曾经有一位风流儒雅的少年投于卫夫人门下学习书法,他退笔成冢、鹅池成墨,笔管所致,皆为神品,“兰亭之上,茂林修竹,少长咸集,群贤毕至”,他一气呵成的《兰亭集序》将汉文字线条之美又推至神妙境界,这就是王羲之。

武则天,这位从山西文水走出来的女政治家,留下了千年毁誉,也留下万占勋名,她是中国历史上惟一的女皇帝。今天,我们在洛阳伊水河畔的龙门石窟中,从根据武则天拓影雕塑的卢舍那大佛身上,还依稀可以窥到她风姿绰约的影子。秀骨清相而气度雍容,尊贵而严峻,威武而英睿,庄严而慈祥,正体现着唐朝朝气蓬勃时代的自强与激昂,昌盛与大度的气象。也只有这一个唐朝能产生武则天,能容忍武则天。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这一位千娇百媚,雍容华贵的女子,便是杨玉环杨贵妃。她与唐明皇的爱情浪漫故事大家都已经了解很多了,“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尤其当她自缢马嵬坡之后,传说更多了。什么玄宗梦里会太真,马嵬坡从此桃李不华。

武则天和杨贵妃这两位山西女性,前者奠定了开元盛世的基础,后者直接导致了开元盛世的终结。一曲爱情悲歌落下帷幕的时候,大唐朝的辉煌也慢慢地由盛而衰,风光难再了。她们二人连同英姿勃发的盛唐气象一起,常常带给人绵绵不绝的追思与怀想。

山西人:票号大院,晋商风流

即便是今天走进晋商们留下的豪门大宅,那高墙危楼、椽牙雕琢,是那么神秘莫测,仍然会让人吃惊于他们当年的殷实和富有。王家大院、乔家大院、渠家大院、曹家大院、常家大院……祁县、太谷、平遥、介休、灵石……一个个藏金窖银的大院星散其间,晋中的汾河两岸仿佛成为一条流淌白银的谷地。这就是晋商——俗称“西帮”商人的老巢。

300年前,在西向新疆、北往蒙古乃至西伯利亚广袤的草原和大漠上,庞大的驼队满载货物迤逦而行。伴随着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是西帮商人风尘仆仆的身影;300年前,从吴淞口晨曦中出海的商船到蒙古草原叮咚作响的驼铃,从呼伦贝尔的醋坊到贵州茅台的酒窖,从盐、粮、绸、铜、烟到木材、皮货、毛毯、玉石、药材、钟表,都是西帮商人操一口晋中官话在那里运筹经营;也是在300年前,欧亚大陆上,南起香港、加尔各答,北到西伯利亚、莫斯科、彼得堡,东至大坂、长琦、仁川,西到伊犁、喀什、阿拉伯国家,都留下广西帮商人的足迹。

山西的票号更为惊人,就说那个由平遥日升昌掌柜雷履泰首创的,经营金融业务的票号,信局,到光绪年间已经达到33家,分号有 400处之多,业务辐射面东起日本、西至阿拉伯、北起俄罗斯、南到新加坡。当时山西的票号已经基本垄断了全国的汇兑业务,到如日中天的地步,白银汇兑业务达到2200万两。金太谷、银祁县,实际上成为大清国的财政部。即使如此,那些藏金窖银的深宅大院却并没有因富有而张狂,它通常是神秘的而绝不是霸道。看不到收租院里乞苦告饶的交租人;听不到因抵债而被迫出卖自己或儿女的悲泣。在老百姓口口相传的故事里,我们听到的却是“老掌柜”们大赔大赚的商业气度和商号谨严的“号规”。据说,订立这些号规的是明末清初太原的朱衣道人傅山先生。

明末清初的时候,科举考试日益黑暗,山西人再无心官场,而是大力向经商靠拢。清雍正皇帝就发现山西开始形成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山西的子弟们首先经商、其次是从军、最后才是进学。这种起自于民间的理念,对于封建王朝专制秩序的瓦解力量是非常巨大的。它导致了晋商耸动海内,独领风骚数百年执全国金融之牛耳的结局,同时,它也一步步动摇着专制统治的根基。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