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三代人的 20 岁

11月11日 10:16  黄河新闻网

爷爷的 20 岁

端午回了趟家,看了看已经四个月没见的爷爷奶奶。碰巧,那会电视上重播着纪录片《辉煌中国》,这部展现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历史性成就的纪录片, 充分展示五年来中国人民的获得感、安全感、幸福感、自豪感,真实记录中华民族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爷爷戴着老花镜,专心地看着, 见我来了,立马叫住我和他一起观看,爷爷嘴里不停地感慨“真的是,厉害了我的国!”

爷爷的 20 岁,中国还没开始改革开放,他还在生产队,靠工分过日子。在爷爷的印象中,生产队长管理着一切,包括劳动时间和报酬的分配,日子平平淡淡,大家习以为常。那时的中国如一潭死水,毫无波澜。直到 1976 年 9 月 9 日,“毛主席逝世”的消息如一颗巨大的石子让安静的湖面溅起波澜。那时的中国, 全国悲痛,人心惶惶,看不到中国未来的方向。就这样一年过去了,中国恢复了高考,我爷爷并没有报考,这也是他年轻时期永远的遗憾。

这是爷爷的 20 岁,一个未完成的遗憾。

父亲的 20 岁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大幕,那时爷爷 26 岁。他对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未来还未知,但他坚信,改革必然成功。也就在那一年, 父亲出生了,正赶上改革开放的步伐。在父亲记忆里,爷爷的喜怒哀乐他都见过。过了几年,村外空地上开始建起了铁厂和煤厂,人们也开始知道了创业,有了除庄稼收入外的另一笔收入,日子也开始慢慢好起来。爷爷和自己的同年好友也开起了砖厂,作为方圆几里的唯一一座砖厂,刚开始的那几年收益还不错。但是同年好友的卷款离开,使砖厂陷入了窘境,最后爷爷不得不放弃创业。后来爷爷去了村外的铁厂,成了厂里的财务,一切又归于平静。

生活没有太多的折腾,而中国却喜事连连。

1997 年 6 月 30 日晚上,全村人都聚在村口小卖部的电视前,期待着香港的回归。7 月 1 日零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在香港升起, 经历了百年沧桑的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全国沸腾。那时我一岁。父亲告诉我, 香港的回归算是在我出生后,又一件让他最开心的事了。

在我三周岁零一个月的那一天,澳门回归,中国再次沸腾。这就是中国,一个强大的母亲。

这就是父亲的 20 岁,我那无知的幼时。

我的 20 岁

儿时的我,与爷爷一起在马路上捡拉煤车颠簸时抖落掉的煤块,与父亲用吸铁石在废弃的铁渣里捡拾着可以聚集起来换钱的细小的铁块,这都是儿时的记忆。

随着年龄的增长,祖国也日益强大起来。2008 年“神州五号”的完美升空令世界赞叹;奥运会的成功举办让“北京欢迎你”的大气名扬国际;2010 年的世博会让中国经济联动国际。这些中国记忆至今依然清晰。

2018 年是改革开放 40 周年。40年后的今天,我们过着这样的生活:早晨轻松扫码骑辆共享单车出门, 利用网络在线支付平台在早餐店填饱清晨的胃,下午领取早上刚下的网购包裹, 晚上订好明天出差的高铁票。中国“新四大发明”已经渗入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这是我的 20 岁,记忆跨度最大的 20 年!(崔磊磊)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