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同样的土豆 不一样的滋味

11月08日 16:50  黄河新闻网

出生于60年代的我,记得每遇到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时常缺粮少菜。土豆因为产量高,一度成为人们的救命之食。每到冬天的时候,母亲则会在闲暇之时,把土豆洗干净,放入锅里,闷一锅土豆,然后把煮熟的土豆去皮,捣碎,放点盐面儿,有条件的话用麻油炝点葱花放进去,用筷子搅拌搅拌,要多香有多香,让正长着身体的我总觉吃不够。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土豆是解救饥饿的必需品。

记得那时候,农村学校下午一般放学早,我回家还可以替大人放羊,小孩子一般都很乐意,因为在野外放羊的同时,还可以烧土豆。一群放羊娃,分工明确,有的拾柴,有的偷土豆,有的专门放羊。那时我小,也很老实,常常担当垒灶的角色。在避风处用土疙瘩垒一个土炉子,上面封顶,等树枝干草燃烧成灰后,炉上的土块也烧热了,大伙七手八脚的把土豆放进土炉里,再把土炉子打碎,虽说各个熏得眼泪直流,可心中却乐开了花。约一个来小时的功夫,一缕清香扑鼻而来,用树枝拨出一个个黑呼呼的土豆蛋儿,三磕两捏,顺手捡一小木片,刮去黑色表皮,啊!金黄色的烧土豆,谁都爱不释手,一口气能吃好几个。而放羊娃的脸熏得个个像包公,吃饱了来到泉边,喝几口山泉水,再洗净嘴,然后高高兴兴地赶回家。

还记得母亲将土豆削皮,切成片儿粘在饭锅周围,不一会,滿屋已是香味笼罩。母亲将个个都带有焦黄焦黄锅巴的土豆端上饭桌时,令人垂涎欲滴。最难忘的就是烧土豆了。数九隆冬,谁家都架一个煤火炉子,我们兄妹几个将个头均匀的土豆,整齐地摆在家里烧热的炉盖子上,用一个破盘子扣住,我们蹲在一边候着。炉子里的火正旺,不用多时,就烤出一层诱人的土豆,烤出一屋子的芳香,烤出我们一脸的灿烂。烤热的土豆好香啊,滚烫滚烫的土豆在手里顺来倒去,不停地来回拍打着,黄澄澄、香喷喷,我们吃的余香满腮。

那时是一个“土豆的年代”,在那个粮食极度短缺的年代,土豆默默地承担着应该由五谷粮食承担的重任,忠心耿耿地陪伴着饥肠辘辘的我们苦苦地熬着那艰难的岁月。几十年来,我一直在想,那些年要是没有土豆,那些苦难的日子还能度过吗?“土豆”成为过去家乡人苦难生活的见证。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随着经济收入的提高而大幅改善,在家常菜向鸡鸭鱼肉方面追求时,我再也不会为吃饭发愁了,甚至还养成了挑食的毛病,唯有对土豆,却情感依然。

如今,昔日家乡人不愿吃又不得不吃的“鸡肋食物”—土豆,再次成为菜篮子里的新宠,不仅走进普通家庭的餐桌,还成为高档酒店新推出的特色佳肴。为迎合人们吃土豆的需求,代表岚县的108道土豆菜,目前,已经在全国得到推广。现在,无论在何时何地,一说有土豆佳肴侍候,那食客们的表情一定是容光焕发,嘴唇抿来抿去,唾液分泌加速,舌头跃跃欲试。分析这其中的原因,一方面是产自的岚县土豆,是真正的绿色食品,符合人们对吃的卫生、吃的健康的需求。另一方面是土豆已今非昔比,不像从前缺油少盐,在各种作料的滋润下,一个个其貌不扬的土豆,经过煎、炒、烹、炸、烧、煮、炖、扒等手法,就能变成一道道美味佳肴。

同样的土豆,不一样滋味,见证着家乡人民生活水平的变化。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饮食习惯发生了很大变化,过去吃土豆是为了活着,现在吃土豆宴是为了活的更好。人们对土豆的钟爱也反映出家乡人的某种情结。我想,他们或许更想在这些土豆的身上找到一种做土豆般的凡人,回归自然。(田燕飞)(本网对文章内容略有改动)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