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我听爷爷姥爷讲故事

11月09日 09:05  黄河新闻网

1978年,安徽小岗村18户农民以敢为天下先的胆识,按下了18个手印,搞起生产承包责任制,揭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40年沧桑巨变,中国以神奇的速度实现了经济腾飞,全国人民群众也以坚韧不拔的优良传统刷新着自己的幸福。

“改革开放”这四个字的概念,对于90后出生的我来说,只能靠爷爷、姥爷、爸爸、妈**只言片语,来了解这段充满了神秘、好奇色彩的历史。

爷爷篇——一名乡村老兽医的坚守

我的家在晋南洪洞县,我爷爷是一名兽医,在公社畜牧兽医站工作。不自夸的说,兽医这个职业在上世纪80年代那是非常吃得开的,在农民包产到户的改革开放初期,牲畜可以说是庄稼人最宝贝的生产资料,耕地、拉磨、送粪、碾场……哪样都离不开骡马牛大牲口。

洪洞县地处汾河中下游谷地平川,一年小麦玉米可种两季,是晋南乃至山西的粮棉生产大县、人口大县。据爸爸后来讲,那时爷爷在兽医站的工作非常忙碌,白天灌药、扎针总没有歇息的时间,即使半夜被乡亲们接走也是家常便饭的事。于是,爷爷干脆住到了兽医站,留奶奶一个人在家照顾两个孩子操持家务。需到外出诊时,爷爷就会骑着一辆飞鸽自行车,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中山装,背着行囊穿梭在乡村小巷。

那时候,大部分人家还比较穷,是不能经常吃白面条的,于是当地群众发明了包皮面,即用白面裹住玉米面再擀成面条,这样吃起来味感独特可口,也摆脱了玉米面口感的粗糙。而对于一开始一个月只有18块钱工资的爷爷来说,吃一顿玉米包皮面也算是改善生活。

随着改革春风吹遍祖国大地,洪洞县也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手扶拖拉机、小四轮、收割机等农用机械逐步替代了骡马牛等大牲口,爷爷倾注了全部情感的兽医站也随之失去存在的价值。

尽管随着社会的发展,大牲口少了,但由于家庭养殖规模不断扩大猪牛羊鸡的存栏量逐渐增多,爷爷又有了他的“用武之地”。爷爷咬牙拿出了全家攒下的部分钱,又向亲朋好友借了一部分,开始了他的“单干”生涯,而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当年买下的那组实木中药柜就是最好的见证。

此后,爷爷家里逐渐宽裕起来,先后添置了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等家电。由于爷爷常年“醉心”于他的“事业”,地里的农活和家里大小事就落在奶奶的肩上,而拥有优良传统美德的奶奶家里家外种地持家都不在话下,奶奶也就成为爷爷“爱岗敬业”名副其实的贤内助。

从大哥大到智能手机,从14寸彩色电视到49寸智能电视,从现金收款到微信转账,从摩托车到电动汽车,从找人进药到淘宝下单……爷爷可以说是紧跟这些年的科技进步,是当之无愧的时代“弄潮儿”。

现如今,家家都养家畜的情况不复存在,乡村兽医这一职业正在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但爷爷仍坚持发挥余热,量力“接单”,开着电动小汽车奔驰在大街小巷,精力十足地忙碌着。

姥爷篇——退休乡村教师的幸福生活

90年代初,爸爸认识了妈妈,我的至亲谱里就又多了许多人。

妈**爸爸是姥爷,姥爷是一名退休小学教师。听妈妈讲,在计划经济年代,家里有一位在外“干事的”那在当地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更何况姥爷还是一位教书育人的“先生(民办教师)”。当然,那时候的妈妈哪里懂这些道理,她也是听我的姥姥告诉给她的。

那时各村小学都是村办小学,一个老师要教好几个年级的语文、算术等好几门课。村里条件都不好,生产大队只能匀出几件老瓦房作教室,两个甚至多个年级一个教室上课学习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老师上课也只能采取“一动一静”的复式教学。后来有一年,本就是危房的教室塌了,孩子们面临无处可去的窘境,生产队只好把库房腾出来当作教室。库房里光线暗,又很阴冷,到了冬天更是难熬。这些是姥爷讲给我听的。

姥爷刚参加工作时在生产队挣工分,每月只有200来分,国家补贴2至6元钱,后来陆陆续续涨到100多元,但三个孩子的家庭开销依然是不小的负担。那时,姥爷平时只有两身衣服替换,到了过年才能买布找裁缝做上一身。村里普遍住的是炕,一家人一同睡在一张炕上,虽然拮据却很温馨,一家人能吃饱喝足就是幸福了。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包产到户之后,农具、牲口都作价均分,姥爷家里除了每人分到的一亩三分地责任田,还承包了一块土地。学校上课之余,姥爷还要早晚抽空去地里劳作,种小麦、种棉花、养鸡……

农民的生活有了盼头,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姥爷家以前住的瓦房,地上抹的是水泥,总是灰扑扑的。屋顶一下大雨就会漏水,瓦片还被冰雹砸破过。自从前几年盖上了宽敞明亮的平房,还铺上了地板砖,家里的面貌焕然一新,真切的感受到日子越过越红火了。当问到什么时候感觉日子变好了,姥爷说,那当然是改革开放后啊!

2009年,姥爷正式退休,国家为乡村退休教师出台了多项政策,真正实现了老有所养。两个舅舅都各谋生路,在社会站稳了脚跟,自己又领着退休金,姥爷终于放下了家庭的重担。

姥爷最大的爱好就是听戏,或在闲暇时骑上自己的老自行车,绑上小板凳去邻村看戏,或去村口唠嗑,或在家里养花弄草。后来,他一改往日的“抠门”,竟“自作主张”买了一台听戏机。

国强则民安,40年来,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群众的生活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爷爷、姥爷这一辈人,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经济的巨大变迁,我们年轻一代虽无法感受她们的那份情怀,但从他们讲述那“过去故事”时的满足神态中,感受到那必定是一段幸福的回忆。(王颖)(本网对文章内容略有改动)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