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之窗

【我与改革开放共成长】过河

11月08日 10:56  黄河新闻网

每天清晨,我都要到滨河公园走走,沿着长满垂柳的河畔,听听鸟叫,看看湖中游弋的水鸟野鸭。每次踏上滨河大桥,都要依栏远望,感慨万千。

四座气势恢宏的大桥像一道道彩虹贯穿南北,桥两旁的汉白玉栏杆像一排排卫士守护着行人与车辆的安全。结实的桥墩像一本厚重的书,记载着过去的历史,回忆着曾经的故事。

八十年代中期,妹妹嫁到滹沱河对岸的南关村,俗话说:宁隔一座山,也不隔一条河,父母当时不同意,无奈妹妹的执著,父母也没什么话了。那时的滹沱河水面很宽,平时水量不太大,但两边的河床面积大,卵石多淤泥厚。河水较窄处不知是什么年代就有了几块供人们过河的平整大石头,冬春两季人们过河很方便。夏秋就不同了,尤其到了雨季,到处是烂泥滩,一条小路坑坑洼洼积满了泥水。两边是稻田,三步一渠两步一沟很难走。我们住的北庄和南关隔河相望,这算是一条最近的路了。往西两公里处有一座七十年代初修京原铁路时建起来的水泥桥,但人们嫌它太远,一般人们走亲戚,干活都愿意走这条小路,步行三十多分钟就到了。

记得1987年夏天,妹妹捎话来说肚子疼的厉害,怕是要早产了让妈赶紧过去。一听说早产母亲立刻紧张起来,因为我曾有个姐姐就是因为早产大出血死了,成了母亲永久的一块心病。母亲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念叨:“这还没到日子就要生了,遇到大出血咋办呀!急死了,快走哇!”那个年代没有手机,妹妹那边的情况一点也不知道。我安慰母亲说:“妈,别着急,大林(妹夫的小名)已经请医生去了没事的。”“能不着急吗,万一医生来不了怎么办,万一……别说了快走吧”!母亲急的一刻也不能等了。

昨天刚下过一场小雨,路上积水很多很滑。我扶着母亲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小路上行走。母亲是小脚,由于心急走的很快,有几次差点摔倒。好不容易到了河边,由于昨天刚发过洪水,河边的淤泥很滑很厚,刚踩上去就被淤泥吸了进去,我和母亲只好打着赤脚走。这段河床面积宽,水不太深,我扶着母亲小心翼翼地过河,母亲小脚没有掌力,几乎是我托着在水里行走。

终于到了岸边,我累得直喘气。母亲松了一口气说:“快到了谢天谢地……”话没说完,我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在地上,随即母亲也摔倒了,一条胳臂正好摔在一块大石头上疼得起不来,我吓坏了,用力扶起母亲。娘俩滚成了个泥人。一路上母亲身子一阵阵颤抖,但她一声不吭。

一进门,妹夫说已经生了,大夫刚走,母子平安。此时母亲一下子昏了过去,此时我们才发现她的左手手腕骨折了。

从此这段路,这条河成了母亲的伤心地。

改革的春风唤醒了这条沉寂的滹沱河。2007年县委县政府把治理滹沱河作为一项利国利民的民生工程来抓。于是,一项集防洪、治污、绿化、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滹沱河综合治理工程实施了。经过近八年的努力一座集自然美、人文美、现代美于一体的滨河公园建成了,它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滹沱河畔,它南北三百米,东西十五华里,架起了四座雄伟壮丽的钢筋水泥大桥。以向阳路大桥为中轴线,向东西南北延伸形成“一环,六横,五纵”为主题的路网框架,连接北起108国道,南至京原铁路四通八达的路桥网。并且每座桥,每条路都做到了“净化、亮化、硬化、绿化、美化”。在我曾经摔倒的地方也建起了滹沱河第三桥即“民生桥”,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东西南北连接各个乡镇,从我的住地去妹妹家步行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只可惜每次过桥时再也看不到母亲的身影了。

滨河公园建设得十分漂亮,过去的烂泥滩变成了绿地。紫丁香、山桃树等与五颜六色的花圃点缀其中,三米宽的大理石人行道顺势延伸,草坪中鹅卵石子路曲径迂回。长廊、楼亭、雕梁画柱各俱特色。各种健身器械比比皆是。每个广场都有它的名字和雕像,公园里到处都是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从空中俯瞰,如果说四座直通的大桥是一行五线谱的话,那绿树,鲜花,草地,楼阁就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滹沱河这架钢琴每天都在弹奏着美妙的幸福畅想曲。

滹沱河是一条希望之河,四座大桥是致富之桥。它沟通了千年的阻隔,连接了两岸的繁荣,靠着党的扶贫攻坚政策,靠着这一方水土,两岸的环境得到综合治理,一幢幢楼房拔地而起。并且由过去的农业型向现代化产业转型发展,成立了合作社,实行“一村一品”打造主导产业。李家洼有着特殊的地理条件,种植的香瓜远近闻名。过去由于路不通畅只能在本地销售。如今通了路,村委会带领大家扩大种植面积,每年瓜熟季节外地车辆络绎不绝,而且还带动周边三个村种植香瓜,实现共同致富。妹妹所在的南关村,以种植大棚蔬菜为产业,每天都有新鲜蔬菜运往县城,老百姓高兴地说:“咱们的蔬菜早上在地里,中午在肚里,吃的就是个新鲜。”

环境美了,路桥通了,心舒畅了。如今,这里的人们过得是致富河,奔得是康庄道,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看,每天一辆辆满载收获,满载喜悦的车轮从大桥上驶过,满怀希望的两岸人民正在用勤劳和智慧,架起一座奔赴小康社会的幸福桥,去迎接二十一世纪美好的明天。(高呈芬)(本网对文字内容略有改动)

评论(0条) 查看更多 >